薄葬

4月4日,清明节。404。这些数字巧合与最近几月一系列操蛋的事与国内舆情的奇妙变化,把他们联系到一起,颇有几分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。

说实话,我不太喜欢清明节这种无聊的节日。如果某一天我的家人或者宠物离世了,我不会在某个节日刻意去怀念。这方面,成龙的一些观点可以借鉴:

当时我爸爸还躺在病床的时候,我对爸爸讲“爸爸,你走了,我不会来拜你的。如果我来拜你,既浪费我的时间,又浪费我的金钱,而且因为要烧各种东西,还污染了空气。”

我如果孝顺你,我就现在孝顺你,而不是死后。我会把每天都当作是父亲节、圣诞节。如果是等人死了再去做那些事,做给谁看啊

我想,对于这场瘟疫中离世的医护人员,能给予他们尊严的不是变灰的头像与哀悼,而是一针见血的问责。

心非木石岂无感?吞声踯躅不敢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