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经历的武汉肺炎

零散的时间线

毕业后一直在武汉工作。12月把之前的工作辞了,一直就闲在出租房内。12月29日的时候回了一趟家,一是把一部分行李拿回家,另外是商量做牙齿正畸的事情。

12月31日

在某论坛上看到讨论武汉肺炎的相关帖子,我才第一次知道这件事。随即在 Google 上搜了一下,进了一个油管视频,视频说有所谓内部消息,病毒就是 SARS。当然我没信这个。又打开百度搜索了下,看到的消息是有不明肺炎, 27例病例,其中7例病情严重。事发地华南海鲜市场正常营业。武汉市政府也发了一个红头文件(12月30日发,非官方释出)。武汉市卫健委的说法是「 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,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」。

1月1日

病毒的爆发地华南海鲜市场休市整顿。我感觉这事并不简单,下单买了 6 个KN95口罩(霍尼韦尔D7030V)。这个时候口罩貌似还没那么紧俏,但是看新闻说武汉线下的药店已经不好买了。这天还有个耐人寻味的新闻 8人因网上散布“武汉病毒性肺炎”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。有趣在没有具体谣言内容,只有抓人。

1月5日

我在贴吧上看到又有人讨论这件事。1月6日的时候我打开知乎搜了下,看到这个讨论。对于知乎上这类实事类的帖子,我都是按时间倒序看的。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学医的回帖:他推算了一下,大概是说应该可以出检测结果了,但是政府没放出检测结果,所以这事有蹊跷。 舆论大概两派,一类是说要来灾难了,要小心。有人放出了医院微信群聊截图和华大基因的检测报告,大概是说基本就是03年的 SARS。当然后来这些都被删了。 我基本隔一会就回刷新这个帖子,某些回答我看着看着就没了,回答数一直在减少,能明显感觉到在删帖。另一类人则比较乐观,就是不用慌张,相信政府。武汉有一个很厉害的P4级的实验室,这个病毒属都好解决。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:

不信谣,不传谣。

每当有人做出合理质疑,注意我说的是合理。就会有人杠这句话,说你是恨国党、境外势力、公知造谣云云。我之前以为这帮人是拿钱干活的,那天才明白,在某种向导性教育下,这帮人其实是自带干粮的。信不信政府这点上我保持中立态度。至于P4实验室,我寻思我要真得了病这个实验室能给我治疗吗?

1月8日

我通过火车返回武汉,出发前口罩就放在兜里,结果要下火车才想起来戴。第一次戴 KN95口罩,很不适应,呼吸阻力太大,我直接把口罩扔了…… 出站时特意留意的一下身边的人,印象中只有一个人带了 N95口罩。1月9日到15日陆续到省人民医院看牙。路上、医院里并没有发现戴口罩的,我就也把口罩这茬忘了 。

1月20日

我去同济医院看牙。这次我戴了口罩,公交司机看我戴口罩表情比较诧异,车上少部分人戴口罩。在医院则是大部分人都戴上口罩,导诊台带的 KN95,医生护士都是医用外科口罩。候诊的病人大部分也戴了口罩。下午病人4点左右看见护士在分发口罩,貌似是 3M9132 或 3M1860。晚上 10 点左右我在天猫 3M 官方旗舰店买口罩,库存肉眼可见速度下降……刷新一次库存就少几十个,过一会已经所有口罩售罄。

1月21日

本来是准备去医院看牙的,但是早上看新闻已明确可以人传人,且有医护人员感染(20号晚上报道)。我怕二次感染就没去了。下午我准备打包行李通过快递运回家。16点左右在顺丰下单,匹配好快递员后快递员给我打电话问我要寄什么,我说是衣服,然后他告诉我这个区有三个快递员患病(新冠状病毒),说公司要求不准他们揽收,只准送,支支吾吾的就是不想过来…… 听到这话我着实有点尴尬,因为我明天就离开武汉了,所以这些衣服必须寄走。我在顺丰App 上找服务点,这个时候操蛋是事情发生了,按着顺丰App 的导航到了目的地我才发现 App 内导航是他妈错的,我也是日了狗了,我还给别人打了几次电话确认位置,找了半天我才发现服务点实际位置和导航定位的位置不是一个地方!我只好原地在 App 上下单寄件,这次匹配的另外一个快递员,幸亏给我寄了,没任何问题。

1月22日

我乘公交转地铁到汉口火车站,公交上基本都戴了口罩,火车站基本都戴口罩。明显感觉到大家都重视了起来。我乘坐的是的 K 字头火车的软卧代软座。车厢共5个人,我和另外一个人是 KN95口罩,另外三个一家人(妈+兄妹)戴的是保暖口罩。乘车期间那个妹子还在化妆……把本单身狗看懵了🤓

一点点后续

1月23日,武汉「封城」,截至当日 10时,关闭离汉通道 。但是并没有完全封锁,高速还是可以通行。有武汉人驾车连夜出城。后几日有人在微博上抱怨不能及时确诊,不能及时住院。这个时候干粮储备充足的兄弟们又出来了,说的还是那几句话。后来医院向社会求助,官方也证实了医疗资源(床位、器械)确实不足的情况,又被打肿脸。之后的事由于我不在武汉,我也没必要写了。要是把所有事都记录下来,估计博客就被墙了。

一点感想

我不是武汉本地人,22号也离开武汉了。不太好太评价武汉政府。但是它的各个通报我感觉还是及格的,至少让我知道有这个事。我看有媒体整理说12月8日就有第一例,但我并未找到相关新闻。能否传人这件事上我倾向于它措辞严谨,毕竟它也从来没明确说过不会传人。有些事事不能用马后炮去抨击地方政府,没意思,毕竟这大兄弟上头还有人。对于我来说比较遗憾就是没买医用外科口罩给爸妈用。我之前都不知道这个口罩有用。

当然最刷新我三观的就是大量无脑刷的「不信谣,不传谣」。没什么可说的,保持独立思考最重要。对于这件事给我的教训,可以借用别人的话来概括:

…… 让许多中国青年认清了这个社会的本质,不再对旧制度抱有幻想,开始期盼新制度的到来,从而大大加快了社会变革的速度。要是没有它们,许多人也许要过许多年才会对现行制度产生怀疑,从而进行彻底的反思,新制度就会因此少了许多支持者。统治者越是凶恶,其实越表明他的恐慌和虚弱,而历史就像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,”总是在耐心地等待被侮辱和被压迫者的胜利”。

http://www.ruanyifeng.com/blog/2009/09/about_chinese_website_licensing_system.html

对了,这事发生之前还有两个大瓜,幸亏可惜被这个疫情消息淹没了……一个是奔驰进故宫,一个是中福在线🤐

一个有关“我经历的武汉肺炎”的想法

演员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